可是白起还是在挣扎,拼命地抓压手指,就算死去活来后也只能在原地蠕动,他也还是挣扎。喉咙中撑着那一口气,就没有一点要放弃的意思。

???? 至于他的眼睛,那四只到最后还拼命睁着的眼睛,一直都在凝视着夜空里的那片金红,更准确地说,是在凝视那双明亮的,龙一样的瞳孔。他并不知道那片金红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原来传说中的烛龙就是这般模样,但是他认得那双眼睛。

???? 他认得准准的,一辈子到死也没忘记。那是嬴政的眼睛,那是龙之明瞳!所以说,那个飞在夜空之上,在凝视着他的,那就是嬴政。嬴政……白起仅凭着模糊的意识,在用力睁开眼睛去凝视,直到四只眼睛的缝隙都溢出血的殷红,也不罢休,那是他的皇帝啊。

???? 那是他忠心耿耿了十三年的皇帝啊!白起他之所以承受了那么非人的痛苦与伤害后都还在坚挺,一口气压在喉咙里久久不肯散去,就是想要再见到嬴政,再见到他的皇帝一面。他不恨墨子对他做的一切,他知道那是他的罪孽宿命,但是他不能就这么死去。他不放心就这么死去,他还要再见到嬴政一面,他还要亲眼见到他的皇帝成功。

???? 看见嬴政实现那筹谋了那么多年的皇图。他相信嬴政会成功的,他从来都相信。虽然他这残缺到快死掉的命,已经没有能力再去看到嬴政统一三境,建立世界国度的那一天了,但是至少,他要确信嬴政在顺利无阻地踏往前方。这样他付出的一切,努力的一切,甚至包括这条牺牲掉的命,就都是值得的了。

???? 而对于现在而言,嬴政能得到烛龙的力量就是这漫漫皇图中最重要的一步!最重要的一步……只要能亲眼看到嬴政已经成功和烛龙融合的样子,他就放心,就能安心地死去……而一切就在眼前了!当龙之明瞳的目光从天空投落而下,他就知道是嬴政出现了。

???? 因此他顶着喉咙里那口久久不散的气,就用残废的双手往坚硬的地面抓。他就想站起来,死死保存的一丝生息就是为了这一刻,只要站起来,站起来清楚地看到嬴政,也让嬴政看到他,就什么都够了。将死的大脑里就剩下了这么一丝固执的残念,可是不论他怎么拼命挣扎,命运都不肯予以半点同情,他那毁坏的肉体已经再也不能站起来了。

???? 再也不可能了!他嘴里猛烈地咳嗽着,眼睛里的血泽红到让他不相信,他不肯相信,就这么一点简单的念头都实现不了了吗?只是爬起身来好好看清一眼都做不到了吗?难道连这么渺小的愿望,命运也还要为难他一个快死了的人吗?!“白起。”白起还在拼命地与自己挣扎,但一个声音沉沉落下,却静住了他全部地动作。

???? 那是嬴政的声音。他的皇帝在呼唤他。于是白起停住了,挣扎的身体一下停住,差点把喉咙里那口气都拉散了。白起用力地扬起眼睛,血红的目光向着夜空凝滞,他想更清楚地看到嬴政,他的皇帝在跟他说话啊。

???? “白起……”嬴政又说了一遍,声音略带犹豫。当他高居天空发出声音的时候,不止是白起,当然在场所有的人都听见了。而白起的目光一直努力地往上扬,在那片绚烂的金红中,他已经辨认不出嬴政如今的模样,最终还是只能认准那双不变的龙之明瞳,紧紧盯着,认真等候皇帝接下来的声音。

???? 如果皇帝是要再给他施下什么命令的话,他一定会至死不懈地去完成,尽管他忘了,现在的自己已经连爬都爬不起来了。但是沉寂的片刻后,皇帝的声音却只是不轻不重的落下。“跟随我,你有后悔过吗?”嬴政从夜空往下凝望着白起,龙之明瞳的目光静静落在那焦黑毁坏的躯体上,却没有去看白起的眼睛。

???? 在这生命将歇,每一句话都可能是句点的时候,嬴政只是问了一个问题,而且还是从前已经问过白起在白起最后离开咸阳宫城,他们君臣在宫殿外一别的那一天,嬴政最后问白起的就是这个问题。那时白起坚定地回答他——“没有,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跟随你,也永远不会后悔!”

???? 时隔多日,物是人非,当白起此时此刻再听到这个问题时,已经血泪凝眼。地面上的所有人都沉寂了,任谁也没想到,在白起残着一口气行将就命的时刻,嬴政竟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而在这沉寂中,白起却颤抖着残废的肢体,一边痛苦蠕动,一边伸直了脖子。这一刻,他仰望着夜空上已和烛龙融为一体的嬴政,就像那个十三年前被关在血池中的自己仰望着那个年幼立志的二皇子。

???? “……”白起颤动着焦糊的嘴缝,想要说话,想要回应,但是组织坏死的嗓子已经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血泽在泪光中闪烁,沿着满脸的焦黑不断下落,而白起凝望着夜空里的那片金红,不顾一切地想要发出声音。

???? “没有……”他不断地扯动着坏死的嗓子,裂开嘴想要告诉嬴政这个答案,他不后悔,他从来没有后悔。可是就算是他再拼命发出的声音,也还是那么的微小,落在尘埃里,根本什么都听不到。就仿佛他只是在表演着情真意切的哑剧,一言不吐地博取着观众的同情。

???? 直到最后,嬴政也没有听到白起的任何回答,但也许,也不用再听到了。在那片无星无月的夜里,龙之明瞳的目光深深地注目着,注目着白起四只血泪纵横的眼睛,在夜色中泛起花白。直到最后,白起也还在撑着一口未散的气,拼命地想发出自己夜色沉静的天空中,千米金红的烛龙张开了口,却没有发出声音。

???? 红到黑暗的深喉中,无端幻生一抹纯白。白在黑中游动,黑在白外回旋,黑白相融之末,突生一团混沌之光。“龙息·元素吞噬”嬴政决心一沉,混沌之光立从龙口脱出,笔直射向了山地上的白起。地面上,所有的人都还沉静在最后痛心的一幕,看着已经浑身惨不忍睹的白起在地上挣扎,谁也没有想到事情发展得这么突然。

???? 转瞬之间,就从天而降一道颜色混沌的光束,无声而迅速地覆没了白起全身。那像是神明的昭示,又像是灵魂的升迁,神秘而且诡异,直到他们沿着光束转过瞳孔,才看到,这是从天空的烛龙口中吐出的光芒,是嬴政发出的光芒!嬴政要做什么?没人知道,但是白起的反应,却让所有人都心神一颤。

???? 趴倒在地的白起,已经全身皮肉焦糊,四肢残废,除了四只眼睛里闪亮的血红光芒外,再没有什么生命迹象还能证明他的存活。但即使重伤濒危至此,也没能让他凄凉死掉,直到片刻之前,他都还在流淌血泪,拼了命地扯动嗓子,想向嬴政发“没有……”

???? 微小如蚁的声音颤抖在喉中,一遍又一遍地向唇齿跳动。白起他是多么想扯碎这坏死的嗓子,用尽一切向他的皇帝大声地表达忠心。可是他再不能发出声音,命运也再没留给他挣扎的机会。当那束混沌之光落下时,只是一眨眼的瞬间,白起全身就被定住了,焦黑的身躯无法动弹,连嘴巴和嗓子都动不了分毫。

???? 那束混沌之光禁锢了白起,禁锢住了白起最后苟延残喘的死命,将其变成一摊黑灰凝固成的人形塑像,再也无法挣扎,再也无法颤动。而且就在紧接着的瞬间,混沌的光芒向里一聚,以一种撼心的节奏,湮灭了白起全身上下的每一处细节。

???? ——白起没了!在那混沌的光芒中,在那转瞬的一秒间,白起完全——完完全全的毁灭了!最后的最后,他血泪纵横的四只眼睛,还铮铮地凝望着夜空中闪耀的龙之明瞳。但是他喉咙中死死苦顶了一个多时辰的那口气,却随着身躯的消亡而一同震散,散得了无丝毫痕迹。

???? 方圆百米,所有人的内心都随目光感到了透骨的寒意,他们凝滞的眼睛久久不能转动,落在那空洞的地上,反复重映着毁灭的画面。而万籁俱寂之中,那道湮灭了白起的混沌光束,已经以同样的速度向后倒流,完全收回了烛龙口中。直到烛龙金口一闭,一切结束。

???? 那白起就算……是死了?墨子睁着空洞的目光,凝望着那片同样空洞的地面,所有的情绪,所有的理智都来不及接受眼下的现实。明明还吊着一口气在挣扎的,明明前一秒都还在那里颤抖的——好不容易才挺过来的一口气。

???? 承受了那么多致死的伤害,都奇迹般死里还生的一口气!怎么一转眼说没就没了,灰飞烟灭了,一点痕迹都不留……冰冷僵硬的机甲里,墨子满脸的泪水都凝固了。他还以为白起能活过这一劫,他还以为这么顽强的白起是命里注定要活下来的,他还以为……可是为什么就死了!而且偏偏还是死在了那个人手里!死在了那个白起自己一生最信任的人手里!

???? “嬴政!!!”墨子双眼睁得血红,勃发从来没有过的愤怒。他朝向夜空中那片金红,近乎歇斯底里地吼叫着,他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发自本能的怒吼。就是那个人,那个十恶不赦,罪不容诛的魔鬼!直到最后,直到生命的最后,白起都那么相信他,都还命都不要地向他表忠心——可是他却杀了白起!杀了白起!他杀了白起!是他亲手断掉了白起最后的生命!

???? “啊!!!”墨子像只野兽一样地怒吼着,抛开了脑中所有的理智,只剩下一团浓烈的仇恨,在心中疯狂的燃烧。并且就在这仇恨与愤怒中,他直接完全启动了机甲的能量中枢。

???? “和平守望者”光能爆发,机甲胸部的核心爆闪出一阵白光。能量中枢里仅有的百分之三十能量全额释放,机甲躯体上全部的进攻武装系统同时唤醒。紧接的瞬间,机甲引擎轰动,脚底蓝焰迸发,墨子乘着巨大无比的推进力直接轰上了百米夜穹。“墨子前辈!”张良顶着全身伤势拼命地疾呼,一口淤血都破口喷出,但是也来不及了。

???? 墨子已经驾驭机甲冲上了夜空,打开了“和平守望者”全部的机关武装锁定了那头金红巨兽。载满一身的枪火和光炮都在准备着怒吼,墨子已经没有了畏惧,他根本就是要冲去和嬴政同归于尽!而烛龙沉静地傲立在夜穹,千米金红的躯体纹丝未动。“啊!!!”墨子声嘶力竭地咆哮,同时机甲全身爆发出震耳的怒啸,机关能源制造的枪林弹雨,在直到百米以内的近距离中全力轰发,一阵狂风怒吼般轰向前方的无边金红。

???? 一蓬金红元素的莲花无声无息地扬起,群群叠叠的花瓣悠然张开,让花心里酝酿已久的龙火完全释放。光与热在刹那间渲染了大片天际,那灿金色的光影,和深红色的火炎,不断融汇,又不断分裂。无数的枪火与光炮自下射来,纵然有狂风怒啸的气势,却也完全湮灭在了金光红炎的神威下,就像乱石掷于大海,不复分毫声息。

???? 纯净的龙火凝聚了太过恐怖的高温与能量,轻而易举破开长空寂夜,在天里绘出一道绚烂壮丽的火景,还要烧尽眼前一切的存在。嬴政转过眼睛,龙之明瞳的目光只在这一刻看了那机关人一眼,看着那无畏复仇而来的机关人,而后将所有视线落尽龙火的光影。

???? 一道白金色的身影在这时横空冲出,带着羽翼的圣光,无畏无惧如一枚划破长夜苍穹之光项羽紧皱眉头,顶着龙火当空覆下的压力,硬是一口气劲冲到了墨子的身前。“霸王冲!!!”苍穹之光项羽一手抓住机关人的头甲,就直接爆发出了全身的魔蓝能量。他根本不敢有犹豫,近百米攻击宽度的龙火顷刻压下,对他们而言就是一片恐怖的火海当空在望,他必须激发出“霸王冲”冲击状态下的最高速度,才有机会和墨子逃出一劫。

???? 于是白金色的光芒在龙火阴影下一段爆闪,苍穹之光项羽顶着墨子的身体全速冲出两百米外。也就是这片刻之后,纯净龙火从两人先前停留的地方当空轰下,乘着大风呼啸而出的威势,汹涌冲落在南面的宽阔山地上,爆发了一场焚尽百米土地的壮烈灾难。

???? 龙火爆发腾起的热风,乘着巨大的气流力回升,一直吹过了停落在夜空一角的两人。百镀一下“王者荣耀之巅峰高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夏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tshu.com/book/46618/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