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灰色的苍穹中,一百零八只芈纹蝠疾行飞舞,像是一阵暗紫色的狂风,破云穿空。细密群群的尖啸声在虚空里纷扰不息,那是芈月焦灼如烈火的心声。化身一百零八只芈纹蝠的她,拼尽了自身最极限的速度,一刻不敢停息地向前飞进。

???? “阿政……阿政……”芈月不知道嬴政现在已经走到了什么地步,不知道嬴政是否已经落尽了无法挽回的深渊。但是每过一秒钟,芈月都感觉心里灼烧着疼,疼得焦急。她其实心里好怕,好害怕自己现在已经去晚了,好害怕自己现在的行动已经于事无补。

???? 她好害怕嬴政已经做出某种可怕的决定,此生一别,再也不会回来。毕竟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而她的行程还漫漫无期。从咸阳宫城到黑地,八百里的距离里,每一尺都像刀子一样划着芈月的心。

???? 而她还是要忍着所有的焦急与痛苦,不遗余力地向前飞去。也许已经来不及阻止嬴政正在做的事情,但是她也要竭尽所能去赌一次。至少,她还想再见嬴意识的彼端不断浮现出嬴政俯下的脸庞,那是芈月见过嬴政的最后一面。在咸阳宫城,在芈皇宫,在密室,嬴政沉寂地看着还躺在水晶棺中的她,说下了他们之间最后的话。

???? “能做的,我都做了,不舍的,我也必须舍了!”烛火在揺,黑暗无边,而声音落尽。仿佛他们之间的一切都结束在了那烛火,那黑暗,那最后的声音中。但是芈月不愿意,她也不甘心,她还没有说话!她还没能对嬴政说出自己的话!就算是真的非离别不可,也不能让嬴政只留下一句话就带过。她还要去找到嬴政,她还要赶赴黑地阿房宫。

???? 是阻止嬴政也好,陪嬴政一起赴向深渊也罢,但总之,她一定要再见嬴政一面!而宫本武藏沉重地躺在蝠群围绕中,听着回响耳畔的焦灼之声,一路无话。时间在焦灼与沉寂中过去了很久,无昼无夜,不眠不息。而芈月终究在宫本武藏的指引下,找到了连国家地图里也未曾标注的诡秘黑地。

???? 当远方天际外,乌云覆盖的黑色地境终于出现在视野的尽头,一百零八只芈纹蝠的目光都在一瞬间颤抖了。芈月的心颤动了,不可遏制地颤动了,就像一团不断用布掩在心中的火,在一瞬间就升腾而上,以最炙烈最汹涌的姿态,燃烧了起来。

???? 那是芈月心急如焚的期待!她终于到了,终于赶到了所谓的嬴政就在那里,嬴政就在那里!她已经,能感应到嬴政的存在了。她极致的思念与情感,在接近黑地的那一刻,全部化成了一缕超越自然常理的丝线,一端连着她,一端连着嬴政。

???? 在冥冥之中,她确定的感应到嬴政的存在,也能确定地知道——嬴政还活着!没有任何科学与道理能够解释这种感觉,心心相印也不为过,但芈月真的感觉到了。激动的情绪奔流如海,在一瞬间泪湿了一百零八只芈纹蝠的眼角。“来得及……谢天谢地,还来得及……”

???? 这是芈月这一刻最感激的想法,她终于还是及时赶到了黑地,现在去找到嬴政,或许一切都还有希望。于是芈月带着最后最炙烈的期待,以芈纹蝠群的身影急身穿过了浓厚的乌云,义无反顾地冲向了局势未知的黑地。——与此同时,正处在黑地上的张良和扁鹊,还在惊诧着黑色大地突如其来的震动。

???? 张良神色震惊地凝视着扁鹊,依然难以置信扁鹊最后说的话——嬴政居然也在黑地!凝滞的瞳孔中落满了困惑与惊疑,张良实在想不通嬴政此时此刻为什么会在黑地。嬴政为什么要放弃偌大的咸阳宫城,而选择守护融炼到了最后时刻的凌池?他到底要做什么?

???? 而且扁鹊还说了,凌池已经苏醒了。可是为什么?明明扁鹊一直就在他面前,作为凌池法术的主控者,没有最重要的他在的话,古魔道法术根本不可能唤醒但是纵然有再多疑惑与不解,张良也知道,直到这最后的时刻,作为一个站在死亡边缘的人,一个连死都不畏惧的人——扁鹊根本没有欺骗他的理由。

???? “为什么?你说的话到到底什么意思?”于是张良凝视着躺在地上的扁鹊,神色严肃地问道。“嬴政为什么要在黑地?你在这里拖延了我这么久是为了什么?还有,还有……”“凌池为什么会苏醒?明明你一直就在这里,只有你会古魔道,没有你在的话,古魔道的法阵根本不可能运行的啊!”

???? 张良急了,思绪也乱了,一堆不解的疑问全抛了出去。他有在努力保持着冷静,但是地面上发起的震动却不断地刺激着他的情绪。就像一根在烈焰中奏鸣不断的琴弦,余音缭绕,又催人心急如焚。太多疑问的出现,太多变数的发生,太多不可控因素的存在。使张良焦虑,也使他内心害怕。

???? 而扁鹊面对着张良重叠而起的疑问,只静躺在地面的震动中,用凄冷的目光看着张良焦虑的双眼,声音平静地说道。“张良,就像你自己判断的一样,你终究只是对古魔道有所了解,而不知道古魔道真正的秘密。”

???? “我确实是凌池法阵的施法者,确实也只有我一个人会古魔道。但是——但是凌池最后的苏醒,并不需要我的参与,也不需要任何掌握古魔道的人参与。”“任何一个修习魔道的法师,都可以用最简单的呼应式法阵,尝试从外部唤醒凌池。”

???? 扁鹊的声音落下时,张良整个意识都惊住了。无知即会误判,未知古魔道真相的他终于还是算错了。而且这么说来,从一开始,扁鹊的存在就是一种掩饰。嬴政用扁鹊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都下意识地觉得,只要扁鹊还在这里,凌池就不可能被唤醒。但是另一方面,嬴政却在利用扁鹊拖延出的时间……

????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一瞬间,一个惊恐至极的结果出现在了张良全盘思考的尽头,他不敢相信,不敢承认。明明他们已经全力以赴,已经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最终还会是这样毁灭性的结果。然而,当他凝滞的瞳孔再次看到扁鹊凄冷的目光时,事实的真相依然不可阻止地落在了面前。

???? 扁鹊拖着空壳的身体躺在黑色土地上,凄冷的目光最后凝望着张良。“凌池苏醒了,禁术‘轮回日’正式启动了。结局已经不可逆转,嬴政他成功了。”百镀一下“王者荣耀之巅峰高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夏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tshu.com/book/46618/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