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宫城,长生殿外。面对着王昭君的抗拒与一地白霜的冰冷,韩信只能选择默默转身,让王昭君能放松些。

???? 虽然他始终未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不愿意去做王昭君的精神压力,而且,他渐渐清楚地意识到,是因为自己的弱小,才要让王昭君独自承受煎熬……换句话说,他已经没有资格再为了自己心里可笑的尊严再多说什么了。

???? 然而就在韩信转身的一刻,王昭君终于放松下来的一刻,强烈的旋风声与剑鸣声却从长生殿后的方向远远传来,声音虽然不大,却凝满了强大的气息。就是这声音,让韩信下意识停住了步伐,猛然回身,将目光投往了长生殿后的方向。——咸阳宫城,正宫殿外。伴着呼啸的破风声,巨剑苍霄的剑锋横空一划。

???? 目光来不及闪躲,锋利的气息便逼上了宫本武藏的眉梢,面对着花木兰突如其来的反击,他只能下意识抽起双手刀剑,去抵挡横空斩来的巨剑于是剑鸣声响,两人刀剑交接,苍霄的锋芒被秋崖藏冬拦在了宫本武藏身前半尺处。宫本武藏凝视着花木兰俯下的面容,左眼上细长的剑痕生出一诡异的锐利,他心里暗叹着,真是没想到花木兰会以这样的角度临危反击,差点他就要中招了。

???? 但这一斩无异于挥血击敌,以花木兰现在单手立地的麻木姿势,使得宫本武藏仍然占据了行动优势,接住了那一斩后,他便随时可以再次对她挥剑强击。

???? “这一斩可是很拼啊……但这样的攻击还打不到我。”宫本武藏凝视着花木兰,沉声说道。“是吗……真巧,我也觉得还不够。”花木兰嘴角露出了一丝浅笑,无声的浅笑,她这一斩并不是一定要击中宫本武藏,当宫本武藏出剑截住她攻击时的瞬间,她的目的就已经达到。听着花木兰的话,宫本武藏目光微变,但没等他反应过来,花木兰就在紧接的一瞬动了。“突进刃!”——只见花木兰单手击地,在半空中策身翻舞,同时带着巨剑的剑锋从秋崖藏冬上翻转而过,而后凌空的一瞬间,花木兰周身凝聚起魔蓝能量炼化的樱红色剑气,带着一股锋利的气息,笔直地闪身飞出,正面划破了宫本武藏的拦截,瞬间突至十步之外的地面。

???? 花木兰再次在咫尺距离间使用了强行闪移的技能“突进刃”,但她的目的却不是闪避宫本,而是要给宫本最快最强的攻击……在她与宫本武藏擦身而过的刹那,她全身的樱红色剑气都在那一瞬迸发开来,溅射向了猝不及防的宫本武藏。在花木兰落地的一刻,三道伤口就出现在了宫本武藏的双臂上。丝丝鲜血染红了麻绸,尽管他在攻击爆发的刹那,用刀剑全力抵挡,但也始终截不下全方位无死角的剑气攻击。好在是伤口不深,除了心底燃起的怒火外,他并没有感受到什么伤痛。但是一切并没有结束,花木兰的落地仅仅是个动作,转瞬间她便再次弹身跃起,从背后逼近了宫本武藏“苍破斩?一重”花木兰手持巨剑,在近身的瞬间,毫不犹豫地向宫本武藏横斩而去,企图杀他个措手不及。但宫本武藏的反应速度却超过了花木兰的袭击,当她逼近其身的瞬间,宫本武藏目光一凛,没有回头,却将秋崖反手一握,用其明黄色的剑锋朝自己身后狠狠刺去。在花木兰挥剑横斩之前,秋崖的剑锋已经从身下探出,以飞快的速度刺向了花木兰腰肢,以那分秒间的距离与速度,花木兰无论如何躲不开那一击。

???? 然而她也没想躲,一层薄薄的樱红色护盾浮现在她周身,无声地挡下了宫本武藏反手刺来的秋崖——那是先前释放突进刃后附带形成的护盾!一切的意外都被花木兰预备着,她显然把握了战机。那护盾的强度与持续性虽然都很一般,但却可以在这分秒间为她拦下致命的攻击,让她可以无所顾忌地出招。于是在秋崖强力刺破护盾的瞬间,花木兰手中巨剑没有一丝犹豫地横斩而出,剑锋直逼宫本武藏的头颅。而宫本武藏目光一震,察觉到自己的秋崖击碎护盾的碎裂感时,他的神色就变了,尤其是此刻锋锐的劲气随巨剑袭来,更是迫使他意识到了生命的威胁。“神速?一重!”毫不迟疑,根本不敢迟疑。宫本武藏低喝一声,整个人仿佛化作一道疾风,破开了重力制约,强行飞闪到了十米高空,避开了花木兰的致命斩击。

???? 闪至半空的同时,宫本武藏锐利的杀意已经被完全激活,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交错双手刀剑,凌空劈出了一道凌厉旋风,直指花木兰而去。而此时,斩击落空又面对旋风袭击的花木兰,只是目光微凝,而后迅速做出了反应——“苍破斩?二重!”花木兰纵身跃闪,避开了向她袭身而来的凌厉旋风,转而猛然跃上了十米高空,接近宫本武藏的地方,身两人的目光都决绝地凝视着对方,谁也没有一丝退意。花木兰双手握住巨剑,将苍霄向着宫本武藏迅速横斩而去,古银色的剑刃映着一抹孤艳的樱红,划破长风与微尘,直逼敌人的心魂。她已经明白了,有宫本武藏拦在身前,除了用剑打倒他,她没有任何别路可走,为了尽快解救芈月,去破解凌池,她必须全力以赴了。

???? 宫本武藏左手执长刀藏冬,右手执短剑秋崖,双手刀剑沿各种角度击出,带着他左眼上剑痕一般的锐利,闪动着苍蓝与明黄的锋芒。宫本武藏在热血沸腾,他早就决定为强者决斗注下自己生死性命,他决的每一战,他出的每一剑,都是站在死亡的底线上的。而敌人的燃烧则会引燃他的战意,让他挥出的剑,更加锋利。于是两人开始疯狂地进击,谁也不后退半一步,因为生死的决斗无路可退。剑锋、魔蓝、力量、气势,所有的一切都在咫尺的距离间爆发着,不足分秒的时间里,花木兰与宫本武藏已经相继斩出数十剑。然火花四溅,剑鸣声响,激烈的战斗却没有丝毫要决出胜负的意味,他们谁也没能在斩花木兰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

???? 可现在她却是被宫本武藏彻底拖住了。从刘邦手里接来的芈纹蝠还放在她腰间的锦囊里,然而她却没有机会取出来寻觅芈月的方位——不打倒宫本武藏的话,她根本脱不开身去寻救芈月。可这个扶桑剑圣的实力是真的强大,花木兰也没有能在短时间内克敌制胜的把握。然而更重要的是,她拖不起时间,在咸阳宫内决斗,地理因素实在不利于她,一旦战斗时间拖延下来,坐镇在咸阳宫内的其他敌人一定会集结过来,到时候她恐怕又要身陷敌人以多围少的困局。虽然她知道白起、亚瑟、钟无艳他们都已经携皇城禁卫军奔赴了陵城的主战场,可是谁能保证这咸阳宫里除了宫本就没有其他强者了呢?而且,哪怕再没有其他人,也至少还有嬴政啊……嬴政他一定就坐镇在咸阳宫的暗处,而张良多次嘱咐过她,万不能轻视了嬴政的实际战斗能力……所以花木兰目光愈发地凝重,下意识地环视着四周,随时警防着有什么敌人突然冲出。

???? 然而她这细微的举动,也被远处的宫本武藏锐利的双眼看到了。“你在警觉什么?”宫本武藏凝着目光,远远地对花木兰说道,“不用担心,这里没有其他人也没有其他陷阱。”

???? “你的敌人,只有我,和我手里的“是吗?但如果要杀我的话,嬴政只派你一个人来,恐怕不保险吧。”花木兰继续审视着四周静寂的宫阁,冷笑着说道,“以嬴政的手段,肯定还给我备了其他大礼……而现在,也到了该出场的时候了吧——有你牵制着我,是他杀我以绝后患的好机会。”

???? “你想错了。”宫本武藏将手中的秋崖与藏冬插回鞘内,而后凝着目光沉声说道,“我并不是嬴政的手下,也不会为他卖命。”“我和他是合作关系——我留在他身旁,为他斩除一些政敌与暗杀者,而他给我与各种强者交锋对决的机会,并且绝不会干涉我的个人决斗,这是我和他都会坚持的原则。”“但是,我这次并不是被嬴政派来杀你的,我会站在这里,仅仅是因为我个人意志而与你决斗!”

???? “合作关系?”花木兰看着宫本武藏,细眉微微挑起,“所以说,你并没有直接参与嬴政他们的的阴谋咯?”“他们的事……”宫本武藏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不感兴趣,也不屑于参与。”“可是你为嬴政做的事已经在行为上参与了他们的阴谋!”花木兰眉头一皱,忽然愤怒起来,“你有想过他们在做的到底是什么事吗?”“嬴政所谋之事不过是个权力家的野心,我不关心。”

???? “只是个权力家的野心吗?倾天下生命酿造浩劫,这只是一点‘野心’就解释了吗?”花木兰怒声反问道,“我想问一下,你知道此去八百里有座阿房宫吗?”

???? “知道。”宫本武藏简单地回答道,他凝视着花木兰的神情,略微有些诧异,不知道她是在愤怒什么,他们两人之间的生死决斗,为何要去扯上别人许多事。“那你知道阿房宫里是什么情况吗?你知道嬴政建造阿房宫是为了什么吗?”花木兰压抑着愤怒继续问道,来此之前,她一直就很疑惑,以宫本武藏身为扶桑剑圣的气节,为何要助嬴政去谋这种陷天下众生于水火的孽事。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宫本武藏站在嬴政的阵营里,竟然只是为了与更多强者交手,如此固执而可笑的理由,所以她怎能不动容?“够了。我说了我并不关心。”宫本武藏沉声说道,他已经不想再与花木兰继续这个话题,喘息的时间早已足够,他心里只想着如何去打败花木兰与她的巨剑苍霄,其他的事,他本来就不关心。

???? “现在只是我们两个人的生死对决!如果你真的关心嬴政的的阴谋或者其他事——那就来打倒我,打倒我,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你……”花木兰凝视着宫本武藏决绝的目光,怒火忍不住地上涌,“疯子……简直是个疯子。”对宫本武藏而言,除了用生命与强者对决,就再也不关心其他事了,这种一心只求天下第一的疯子,根本不明是非。“好了,出剑吧!”宫本武藏沉声一喝,从腰间再次拔出了自己的秋崖与藏冬。

???? 花木兰凝视着宫本武藏,已经无话可说,面对这种情势,不打完这一战,是绝对过不了宫本武藏这一关的,而战斗的结束也意味着双方的生死。既然说不通宫本武藏,那她就只能全力以赴了。“神速”“苍破斩”——毫无预兆的一瞬间,两人同时动了,正对着对方的方向,疾速闪移,而后在身影交错的刹那,巨剑苍霄与秋崖藏冬以狂风雷电般的气势斩击一处,爆发出了震耳的魔压撕裂声。

???? 火花溅起,剑锋交错而过。但转而的瞬间,花落了,倒在大地的炮火硝烟中,但剩下的仍有数十只魔兽在避开箭雨后继续朝城头飞袭,并且加快了飞行速度。“放箭!继续放箭!把它们全部都打下来!”钟离昧继续呐喊着,将士们也继续举弩放箭。箭雨一阵阵射出,击落了空中飞袭的一只只魔兽,不让它们谁有机会逼上城头。然而,就在城上守兵都将注意力集中在那些破空飞来的飞行魔兽身上时,地面上的战场却迅速发生着激烈的变化。

???? 奔腾在沙尘中的电光独角兽群凝聚了数十只同伴的力量,激射出了一道能量强大的白色闪电,直射到了巨壁之上的城头,瞬间击毙击伤了数十个守城将士。另一边,一直悄然立在战场角落里的寒冰稚不断地释放寒冰能量,居然真的透过巨壁墙体,冻结了原式防御塔的内部线路,致使一座防御塔进入休克状态。而几乎同时的,那只坐在战场上一直吞食聚能炮又喷吐出去的黑暗巨腭蛙,它终于将口中喷吐出的聚能炮打中了防御塔的塔顶聚能中枢,直接击毁了一座原式防御塔。短短不过三分钟,先后两座防御塔被毁,十三座原式防御塔仅剩下了十一座。

???? (本章完)百镀一下“王者荣耀之巅峰高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夏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tshu.com/book/46618/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