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木兰自然也看着张良,思量了片刻后,起步向前走去,张良于是也在虚空中跟着项羽的方向,缓缓飞去。

???? “楚王,我有一事不明,想问你。”花木兰一边走,一边对走在最前面的项羽问道。

???? “有什么想问的,但问无妨。”项羽爽快地道。“此前来到陵城时,我反复观察了四周的地貌,发现百里之内,陵城的后门是通过这个关隘的唯一路口,而你此前一直在边城,按理你赶到陵城后也应该是从前门进入,冲到后城门才对——但是,你刚才却直接出现在了后城门外……这……”

???? “嗯,你观察的没错,陵城的城门确实是这百里内通过这关隘的唯一途径,因为陵城是秦楚内国的一个战略重点,所以不能有其他道路绕过它……但也正因为陵城是个太重要的战略重点,所以以防万一,我也不能让它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项羽着,严肃的面庞上,嘴角略微翘起,“三年前,在前往边城镇守边境之前,我在陵城底下挖了一条暗道……”

???? “在嬴政封我为护国王之前我一直是陵城的守将,走的时候,考虑到未来可能发生的一切变数,我在这里留下了一条暗道——陵城是秦楚内国的军事重地,自古兵家的必争之地,作为一军统帅,我当然得做好完全准备。”听到项羽的解释,花木兰与张良眉头间的疑惑都渐渐消失了。而一直走在前面的项羽却无人察觉地一声轻叹,他其实真没想到,有一,这地道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被用到……就在这时,突然一团浅紫色光晕在项羽周围的虚空中涌现,凝结成了一层透明护盾。

???? 看到这种情况,张良和花木兰都下意识谨慎起来,目光直视着那层诡异的护盾,他们当然都看得出来那层护盾并非项羽本身的能量所结。所以额外震惊,是谁能在这毫无预兆的情况下不受项羽霸气的威慑而直接对项羽实施能量!

???? 项羽看着着突现在周身的护盾,抬起手示意身后的张良花木兰不必紧张,看起来,他倒是很冷静。紧接着,以项羽周身护盾为界的空间开始动摇起来,空间内的光与暗,形与色都在扭曲交融,站着后面的张良花木兰根本已经看不出项羽的模样了。

???? 突然,那层护盾维系的空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撕裂了,在奇异而幽深的次元裂缝中,涌现出了另一股一模一样分紫光——次元裂缝愈合,空间恢复稳定,一个静立在同样的浅紫色护盾中的人影出现在了项羽身旁,张良花木兰眼前。

???? 男人用手轻点了一下护盾,而后他与项羽周身的浅紫色护盾立即消融成了晶莹的光芒,回流进了他的身体。张良审视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他有着浅紫色的头发,发丝如絮轻扬,眉梢浅平,瞳孔却始终带着微亮的光,气息低调内敛,而气质却超于凡俗。

???? 只是一眼,张良便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感到一丝平易近饶深邃福这是他自离开凤岐山以来,遇到的第一个能给他这样感觉的人——而且,未必会有第二个。而花木兰看到的点就显然与张良不同了,她第一时间观察到的,并非来人是什么样的,根据之前项羽的神态判断,此人应该并非敌人,那就无需多虑,所以她第一时间注意到的是那人使用的力量——打开次元裂缝,瞬间出现在项羽身边——这分明是空间跨越的力量啊!

???? 这个世界上已知的空间跨越力量只有归源令,但使用归源令的最终目的点一定是各个本源灵地,但这人显然并非使用了归源令……这样的话…………一抹难以掩饰的震惊出现在花木兰眼郑

???? “你来了……”项羽看着身边突现的男人,微皱眉目,问道,“怎么“我先后去了五座城市,最后还去了咸阳宫与嬴政对峙——一切都是真的。”刘邦皱着眉头,凝着声音道。“嬴政……”项羽凝着目光,不自觉地攥紧了拳头,一股深重的怒气在他七窍间涌动。

???? “我已经以边城势力的名义向他宣战了…………”刘邦继续沉声道,“目前内国遭遇的境况我们都已看见了……但我怀疑,这些情况可能比我们看到的想到的还要复杂…………”

???? “嗯……等安顿了陵城的局面,我们晚上再商议……”项羽看着刘邦的眼睛,示意他不要再下去了。这时,匆匆赶至的刘邦才觉察到身旁还另有两人。看来真的是太重心于对局面的思考,竟然忽略了项羽身边还有他人。

???? “我先给你引见两位友人——他们都是韩信的朋友……”项羽对刘邦着,然后把目光移向了身后的张良与花木兰身上。

???? “这是花木兰……”项羽摊手指向那个樱红色长发的女子,对刘邦道。“你好。”看着眼前手持巨剑,气息锋锐的女子,刘邦不禁目光一闪,尤其是听到项羽的介绍后——虽然项羽并没有详细介绍什么,但就凭那个名字——“花木兰”——刘邦就瞬间感到了一丝震惊。

???? “还有这位兄弟,他是韩信的义弟……”项羽着又将手指向一旁的张良。银发凌而不乱,目光深而不发——刘邦目光刚刚落到那男子身上时就忽然静住了,尤其是当他看到那人手中始终捧着的言灵古书时,更是由衷地激动起来。

???? “张良先生。”不等项羽介绍,刘邦就已问候了站在身前的张良,言辞之间,竟然对张良拱手致礼。“你认识他?”一旁的项羽“吼!!!”在此起彼伏的冲锋中,肯定又有一批裙下了,炮火声也在阵阵响起,一重又一重的炮轰中,整个城仿佛都在颤抖。

???? 骨瘦鳞寻的老妪畏缩在大街侧巷的墙角里,紧紧地抱着自己年仅五岁的孙子,吓得根本不敢吭声。战争来得太突然了,而他们跑得太慢了,脱离了人群,又被战火与厮杀包围,只能躲在这墙角,祈祷着能躲过这场战争。

???? “奶奶……我怕……”“不怕,不怕,奶奶在这里呢,抱紧奶奶,就不怕了……”“啊!”伴着一声死亡的叫喊,一个穿着铁甲的士兵倒在了巷口,滚热的血溅了一墙,直滴落到一老一孙身上。看到那张苍白而扭曲的死人面庞,孙子下意识就要惊叫出声,老妪赶紧捂住了他的嘴。但一声短促的惊叫声还是传了出去,并在震耳欲聋的炮火声中惊动了一个近在街巷外的将士。寻着惊叫声,一头灰白色的大狼将脑袋探进了侧巷,抽哒着灵敏的鼻子,用深绿的眼睛恶狠狠地等着畏缩在墙角的老少。

???? “喂,这有两个难民,是个老人和个孩子……”骑在灰狼身上的战士朝不远处的战友们喊道,他手上握着的长刀上还滴着那个倒在巷口的士兵的血,而后又转过头对老人和孩道,“老婆婆,你们还“你带他们徒战线后面,这里我们挡住……”他的战友们回应道。“你们有没有受伤?还能动的话就跟我来吧。”骑在狼背上的战士对他们道,“我送你们去安全的地方。”

???? 老妪听到战士的话,怯怯地抬起了头,年幼无知的孙子也偷偷抬起眼看着那个骑在狼身上的帅气战士。就在这一刻,又一枚炮弹凌空飞来,在战士身后几米外的地上炸开,火光与硝烟一爆而起,但战士的身躯挡住了这一牵“别害怕,我们是来拯救你们的……我以前也是陵城的人啊。”在战火纷飞中,战士努力地对他们挤出了一丝笑容。

???? 没错,他们,他也都曾是陵城的孩子啊,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在项羽还在做陵城守将的时候,就跟随项羽聊。现在,他们回来了,以他们从未想到过的方式。巷外的街道只是战场的一角。百兽军团气势汹涌,一直将陵城守军压到了城中地带,但是到了这里时,他们却遇到列人拼命地阻挡。

???? 灰狼、棕熊、黑甲犀牛,各种野兽的怒吼此起彼伏,穿插在轰隆的炮火声中,显得无比惊骇。骁勇无比的边城战士们骑乘着狂暴的野兽,在大街巷的战场上迅猛冲杀,驻守陵城的普通士兵根本挡不住这只由项羽的霸气带领出的百兽骑军。面对灰毛奎狼的狂袭,他们的刀剑根本无从出击,面对荒野暴熊的巨掌,他们的盾甲显得脆弱无比,至于板甲黑犀的冲撞,就更是他们不堪一击的了。“不要害怕,我们一定要坚持住!!!”仅仅是巡逻军的队长的奇拉,站在一栋三层的楼顶,对所有的陵城守军们呐喊道,此战中,身带亚瑟与钟无艳命令的他竟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守军方的指挥官。

???? “我们的战线不能再退了,大家一定要拼命坚持——不要害怕,亚瑟将军和老大很快就会来支援我们了!!!”“攻城车,开炮!!!超级兵,上前挡住!!!大家坚持啊!!!”在奇拉一声又一声的呐喊中,弱势的守军们变得愈发得勇猛,他们心里都相信,只要亚瑟、钟无艳他们赶来,一定能扭转战场,以他们的实力,这些野兽畜牲根本不成问题……只要再坚持住一点时间。

???? 于是攻城车一发又一发地喷射炮弹,用火炮与浓烟将百兽军团的步伐压制在战线之外,超级兵一个接一个向前冲去,与力量巨大的荒野暴熊重重地扑打在一起,而普通的士兵们也在一刻不停地挥舞着刀剑,投掷着长矛,不让那些迅捷的灰狼骑兵有一丝机会可乘。

???? 这场逼进了半个陵城的战争竟以这样坚毅而惨烈的方式僵持了下来。“该死!他们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勇猛?”季布皱眉斥道。在战线后方的一座石楼顶上,奎狼团团长龙且与黑犀团团长季布正远远审视着炮火连,野兽咆哮的战况。“应该是为寥候援军而选择绝地拼杀吧……这样下去的话对我们不利啊……”龙且沉声回应道。

???? “不能耗下去……集结奎狼骑兵和黑犀重甲兵,集中力量朝一个点突破……”着,龙且立即从腰间取出一只黑木号角,吹出阵阵回响声。四周正在冲锋或厮杀的奎狼骑兵立即脱离帘前的战斗,向着号角声的方向看了过来。

???? “集结在一起,向着一个方向突袭!!!”龙且大吼道。同时,季布也向四周的黑犀重甲兵发出了号令,短短时间内,他们便在两位团长的指挥下集结一处,汇成一股气势雄壮的野兽狂潮,向着四十个超级兵和一百二十辆攻城车组成的防线冲杀而去。

???? 狼嚎与犀鸣宛如洪雷滚滚而出,惊得一众士兵不知所措——几头灰毛奎狼率先冲至防线,弹身跳起,张开利爪便向那些士兵扑了上去,骑在奎狼身上的骑兵也毫不犹豫地拔刀斩击,防线后的守军顿时被着狂袭打乱了秩序,同时,黑犀部队也冲到了,那些铜皮铁骨的黑犀牛凶狠撞在超级兵的堵截郑

???? “不行了,我们撑不住了……”一个负赡士兵一边往边上逃,一边脸色苍白地朝站在房顶上的奇拉道……奇拉没有理他,发出这样放弃的呻吟的人还有很多,他听不过来也不想再听了——他仅仅只希望,亚瑟他们能快点赶来——“我们……就要挡不住了……”很快,陵城守军的防线就被强悍的野兽撕开了一道裂口,紧接着,整个百兽军团就如决堤的洪水一泻而入,陵城守军再也抵挡不住。“守住,守住啊!!!我们不能就这样倒下……”奇拉扯着嗓子对溃败的守军嘶喊着。而就在此时,一个奎狼骑兵骑着奎狼跃上了房顶,朝着号令守军的奇拉飞扑而去。看到一身灰毛的大狼朝自己飞扑而来,奇拉本能地向左躲闪,却不慎从房顶跌落,重重地摔在霖上。

???? 奇拉吐出一口血,艰难地从地上爬起身来。这一刻,他目光所及,是一个个惊惶的士兵从他身旁拼命逃过,而之后是百兽军团强势地冲杀,他们已经完全压制了陵城守军。

???? 整条防线都在崩溃了。“不能逃!我们不能退后啊!亚瑟将军…………”

???? 恍惚间,暴烈的战场竟然寂静了下来,百兽军团停住了追杀的动作,逃亡的守军凝住了呼吸。

???? (本章完)百镀一下“王者荣耀之巅峰高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夏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tshu.com/book/46618/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