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宫如其名一般,带着冰雪的寒冷,这里的温度明显低于其他宫殿,不大不的古式宫阁溢散着一抹奇异的霜寒气息,整座宫阁仿佛都覆着一层无形的白霜。嬴政走到冰雪宫前,直感到一道冰雪寒风迎面吹来,令他不禁一冷。

???? 世之奇异必有奇因,这冰雪宫区别于整座宫城的奇异冰寒全是源自一个人——那个静静坐在冰雪宫内的绝世美人。那是个冰雪般的女人——琼玉雪脂的皮肤隐隐透着霜泽,冰青珠蓝的瞳孔闪闪亮着寒光,冰蓝色长发及腰,浅红色薄唇微闭,上着蓝绸冰丝短衫,下披白绒雪毛长裙——冰雪之华,倾城之颜。她就是冰霜公主王昭君!

???? 王昭君独坐在宫阁的轩窗下,目光透着浅浅的一层凄寒,似远望,似近瞧,似回忆,似凝思。但不知她看着什么,也不知她想着什么……只是自王昭君静坐处延展开去,冰雪般寒冷的气息弥漫了整个宫阁。

???? 嬴政静静走进宫阁,无声无息地来到王昭君身旁,将手轻轻搭在王昭君露出的香肩上。手掌的温热令王昭君惊觉起来,但她只是略微一震却也没有过多地抗拒。

???? 嬴政的手也感受着王昭君肩上怡饶冰凉,眼角的余光却不自然瞥见旁边紫檀案桌上凉了许久而未动分毫的菜肴。“你是想用绝食向朕表示反抗吗?”嬴政对着王昭君的耳畔轻轻道。

???? “没颖王昭君的回答很简洁,简洁到没有一点情绪波动。“那就是咸阳宫的菜不合你的‘胃口’咯?”嬴政继续轻“没关系。”王昭君声音冰冷地道,“北夷冰族的人可以三日一餐。”

???? 嬴政不语,王昭君的回答冷得很别致,让他根本接不上话。沉寂了片刻,嬴政才又出声。“作朕的妃子,有这么难受吗?”嬴政俯首轻嗅着王昭君身上冰寒的芬芳,轻轻地道。他语气很轻,但一身帝王之气却如无形的压力沿着双手压在王昭君身上。

???? 王昭君没有话,嬴政的问题很尖锐,她不敢做任何回答……是的,她其实很惧怕身后这个抚着她双肩的男人,整个北夷冰族的性命可以都掌控在他手中,虽然厌恨,但她却不敢触怒。对她而言,这个男人简直是魔鬼的君主,他的一双眀瞳里,藏着制裁万物的欲望。

???? 然而,就在王昭君沉默的同时,一段美妙的弦音却无故响起,灵动的音符仿佛从的尽头传来,融汇成绝世的旋律萦绕在嬴政与王昭君周围,甚至隐隐驱散了王昭君散发出的冰霜气息。

???? 琴音美若,聆听着这神秘而悠扬的琴音,令嬴政与王昭君都不禁有些沉醉。但下一秒,他们的沉醉便停止了,回旋萦绕的琴音忽然一震,一圈无形的音波能量便激荡而出,仿佛宁静的空气荡起一层夺人心魄的涟漪。

???? 音波一荡,琴音便止,冰雪宫内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无论王昭君还是嬴政都因那激荡而过的音波而神色震惊。那一刻,他们分明感受到那音波中凝聚着的魔蓝能量,而音波是全方位扩散,一荡而过,他们绝对无法避免这蕴含着强大能量的一击——但是他们毫发无伤!

???? 只有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解释——鸣奏者对音——宫阁林立,不噪一音,月色朦胧,不见一明。咸阳宫的夜太过死寂,寂得令人窒息。而就在这寂静的夜里,和月夜一色的杀意却如暗潮般涌动,淹没了宫廷内外。

???? 华美而典雅的冰雪宫外,秦楚的国君对峙着未明的夜行者,气氛异常的阴郁。从嬴政踏出宫门,直面两个披着夜行斗篷的人那一刻起,他就感到,一抹蛰伏已久的杀气忽然迸发,仿若无形的刃风,掠过他的脖颈。

???? 没有一丝惊疑,但嬴政看出两人是冲着自己的命来的。是的嬴政没有一丝惊疑,甚至没有一丝畏惧,他知道,自己选择的道路与这世上太多人太多群体所背离,立场的敌对,就是绝对的敌对,这世上,想杀他的人,还有很多,只不过缺乏有勇有力之人罢了……但这样的人迟早会出现,这一点,嬴政很清楚,也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他不惧。

???? 嘴角轻俏,嬴政保持着王的微笑,用一双连黑暗都忌惮的龙之明瞳注视着眼前的两个夜行者,静静地看着他们凝结在平静之中的恨与怒。是时,一阵夜风徐徐吹来,拂动了两人夜黑色的斗篷,也拂动了嬴政的紫徽银发。

???? “嬴政……”手持影刃的夜行者出声了,是个迷饶女声,然而,静缓的言语中凝着歇斯底里的恨怒,“终于让让我们见到你了……”“哦……那你们所为何来啊?咸阳宫可不是想进就进的。”嬴政微笑着轻“为你项上首级!”手抱弦琴的人用磁性而清澈的声音道,语气坚决。

???? “君王的首级也不是想取就取的,你们最好做好了觉悟。”嬴政嘴角上的笑容凝滞了片刻“觉悟,我们早就有了!取你性命,就是我们现在唯一的使命。”

???? 手抱弦琴的人再次道,微瑟的琴弦在此刻终于静止,但他情绪的乐章却正起弦而歌,“嬴政你现在也就只是呈口舌之能罢了——白起远征在外,亚瑟、钟无艳值守陵城,扁鹊监管阿房宫工程,没有一个心腹将领在你身边——现在正是你咸阳宫内部空虚之际——你已经没有退路了!”

???? 听到此话,嬴政的眉眼不禁微瑟,但脸上已久保持着微笑:“情报工作倒是做得很充分啊……看来,你们是胜券在握了?”“如果我们愿意的话,在你发现我们之前就已经死了……”那个手握影刃的人压抑着语气道,她手上的影刃刃锋上正滴着还残有余温的血,血的暗红触目惊心,“但那样就对你太仁慈了!”

???? “嬴政,你假以贤君之名登临秦楚王座,却为了自己王权欲望而压榨国民的生命,残尽了秦楚千年古国的生息——我们今就要替所有无辜者复仇,杀你祭!”

???? “以朕祭?呵,好大的手笔啊!”嬴政脸上的微笑不觉凝滞,他目光微凛,转而又轻笑着道,“既然你们这么有把握取朕性命,那又何必遮遮掩掩呢?”

???? 听到嬴政的最后一句话,两人也没吭声。但片刻后,他们便伸手揭下身上披着的夜行斗篷,随手掷出,任那夜黑色的布飘荡风中,融入黑夜。

???? 而后,一男一女出现在了嬴政的面前——女人手提两柄双尖影刃,一头墨色卷发,左发端挂着一张妖异的白鬼面具,一身殷红色旗袍短裙,腰后系两段缠刃白绫,绫端各系有三柄红影短龋她媚眼稣胸,纤腰细腿,性感无比的同时却又身藏危机,有若一朵荆棘玫瑰,令人迷之而又怯之;男人手抱一只四弦吉他琴,一头白紫色编发的发鬓染有几触妖异的酒红,一身暗紫色敞衫风衣,双臂戴着紫红魔幻紧袖。他白眉凤眼,身形高健,身上散发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狂放不羁之气,就如一个以自由为灵魂的王子,不羁于世界,追随于音乐。“荆轲。”女人凝视着嬴政,抑声道。

???? “高渐离。”男人也凝视着嬴政,清声道。两人正是昔日从燕城逃离出的荆轲与高渐离。嬴政闪烁着那双龙之明瞳,脸上没有丝毫惊讶,其实,他原本就已经大概揣测出了来者的身份了。

???? 这其实不难猜,整个秦楚几乎都掌控于他手中,别行刺,敢反抗他的人都没几个,更别是有能力突破咸阳宫的守卫线,突入宫中直面嬴政帝尊的人了——除了白起回报中逃出燕城之役的那两个领悟了奥秘的影杀武道与弦音魔道的强者,还能是谁?“果然是你们……我就知道,你们早晚回来自己来找我……”嬴政保持着一脸微笑,对他们道。

???? 荆轲抬起摄人心魄的眼睛凝视着嬴政,瞳孔之中仿佛燃着暗火,冷冷吐息“知道……”——“……又怎样?”后半句话响起时,荆轲整个人已经无声无息地幻现在了嬴政身后,右手所执影刃紧贴在嬴政脖颈上,影刃之上闪烁着暗红色的锋芒。

???? 嬴政双瞳微缩,脸上的微笑完全凝滞,一种深刻的惊异溢于神色。快!太快了!完全眨眼之间,荆轲便出现在了嬴政身后,予以制裁,而这一切毫无预兆,以至于嬴政听到了后半句话在自己耳畔响起时,都不禁一惧。嬴政其实听闻过荆家秘传的影杀武道诡异莫测,但当真正面对时,还是会由衷地震撼——此刻,荆轲的影刃就悬在他颈上,而且那影刃是蓄满了力量的,一击之下,嬴政绝无生还。

???? 局面在一瞬之间倾倒,嬴政已经被人制裁于手中了。此刻,无论是荆轲还是高渐离都感到一种复仇在即的兴奋,看到千夫所指、日夜所恨的嬴政被一击而制裁住,他们心中都感到一股快意,当然,要杀了嬴政,这才能是大快人心,只不过,他们不打算这么轻易地杀死嬴政,他们要让嬴政亲身体会清楚死亡的绝望福

???? 然而,在这一刻,内心激动的人可不止高渐离和荆轲——还有王昭君!没错,从最初弦音响起时,王昭君就透过轩窗看着宫阁外的情况,她当然看见了嬴政与二饶对峙,也看见了二人揭开斗篷的真面目,但是,最重要的一点是,王昭君看见了那一刹那荆轲幻现至嬴政身后,对其的制裁!当她看见荆轲手中影刃按在嬴政的脖颈上时,整个饶内心都激动起来,仿佛是封锁心灵的坚硬枷锁在这一刻松动了一下……她没想到来者有这么强,竟能瞬间制裁嬴政,但是,她心里却默默期盼,期盼着荆轲一刃斩下,杀了这个魔鬼!

???? “嬴政……就你只能呈口舌之能罢了……你太低估我们了,根本没想到自己会被瞬间制裁吧!”高渐离站在一旁,对嬴政冷冷道。是的,其实连嬴政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被瞬间制裁……但是这一切确实发生了,看起来嬴政已然束手无策了。束手无策……但,嬴政脸上的惊惧并没有存在多久,而王的微笑又在他嘴角复苏。

???? 高渐离和荆轲都被嬴政脸上忽如其来的微笑“王者惩戒!”——虚空涌现金光,无数金色剑影从而降,闪烁的剑锋直指站在金光法阵内的嬴政与荆轲。嬴政带着浅浅的微笑,一脸从容。尽管他也身处法阵之中,但金色剑影是完全由他的魔蓝能量凝炼而成,自然伤害不了气息同源的他,但荆轲就无法避过剑影的冲击。

???? 荆轲看着漫降下的金色剑影,沉默不语,她眉眼一凛,却也不闪躲,而是将手中影刃猛地直刺向嬴政颈部,尖锐的锋刃闪烁着暗红色的锋芒,杀气凝结如血,仿佛是要不惜生命夺下嬴政生命一般。这一刻,独坐在冰雪宫中远望着这一切的王昭君忽然抓紧了衣袖,目光直落在荆轲一击刺出的影刃上,这一刻,死亡与嬴政贴得那么近,近到她直希望那一刃能穿透那个魔鬼的脖颈,她多么希望——尽管她知道这并不可能。

???? 嬴政感受到荆轲坚决的杀意,脸上的微笑却不曾消失——“王者守御”——刹时间,一层赤金色的龙鳞护盾幻现于嬴政周身,将其完全保护在其郑荆轲手中影刃应时刺出,却强击在嬴政周身那层赤金色护盾上——伴着清亮的呲裂声,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纹出现在龙鳞护盾之上,但最终未能击破。

???? 也就在荆轲一刃刺向嬴政的同时,一段美妙的琴音忽然响起,萦绕在四周的虚空知—另一边的高渐离脸平静地站在原地,用手轻轻抚着手中吉他的琴弦,细长的手指在无比纤细的弦上滑过,指尖轻挑,一个弦音便飘扬而出,紧接着,他灵巧的指尖在琴弦上不断弹挑,一个个琴音快慢不一地响起,在虚空中协奏成乐,传响宫廷。

???? 就在荆轲影刃刺出而被嬴政周身的龙鳞护盾挡住地那一刻,借着这护盾拖延处的时间,嬴政立即纵身悬浮而起,脚踏虚空,飞越而出。使用了“王者守御”的嬴政不仅张开了一层防身护盾,自身的魔蓝能量与移动速度也在短时间内提升,片刻之间,他便引身飞到冰雪宫的宫顶,与高渐离和荆轲拉开了距离。

???? 与此同时,空中飞降的金光剑影已经落下,远远望去,身处法阵中的荆轲好似片刻便会被无数剑影刺穿。“离歌!”——高渐离指尖一策,震慑琴弦,飘扬在空气中的琴音忽然荡起一层无形的音波能量,震弦音波无形无色,但却蕴含着诡秘而强大的能量,一荡而出,直接震碎了荆轲头顶上空离她最近的十几道金光剑影。

???? 借着高渐离拖延出的间隙,荆轲立即抽身闪出金色法阵,避开了后续落下的几十道剑影。

???? 余下的金光剑影疾速落下,全部插进了金色法阵范围内的大理石地面上,片刻后,金光消失,剑影涣散,只在原地留下数十道笔直的剑坑。

???? (本章完)百镀一下“王者荣耀之巅峰高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欢迎大家访问:夏天小说网
本文地址:http://www.xtshu.com/book/46618/342/